第247章 师弟,你说这合理吗?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3568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薛琼怡的洞府有十余丈高,小文与李山每次拔升一尺多高,终于,在近百次之后....

嘭!嘭!

双双脑袋撞上屋顶。

“李山,咱俩一般高!”

小文极力顶着屋顶,挤眉弄眼道。

李山摸了摸屋顶的材质,质地坚韧,小文绝对撞不破。暗忖要不要稍稍顶破一点,让小文知晓知晓什么叫作修为压制?

“行了,你俩下来吧!”

旁边薛琼怡看着二人哭笑不得,小文耍小性子胡闹,李山怎么也跟着耍起宝来。

念头一动,阵法光芒把二人卷下来,按到座位上。

“小文师姐,今次就算了,下回我们到外面比!”

李山四平八稳坐定,语气“恶狠狠”道:“不治服你,岂不是丢了本座力道峰大师兄的脸面!”

小文咧着嘴角,配合道:“行,下次你我在外间再比一次,我倒要看看力道峰大师兄有甚么了得的!”

“说跟你一般高,就是一般高,哈哈哈哈....”

说道一半小文没崩住,疯狂大笑了起来。

薛琼怡与李山亦不禁莞尔。

客厅里的气氛一片欢快。

与二人闲谈几句,李山取出八十年神通蕴养的金坷垃灵土,与薛琼怡交换大功物资。

因为金坷垃的存在,丹院年内部以薛琼怡为首的天地炼流派愈发兴盛,压的其他流派喘不过气。

特别是近些年得了程白虎支持的王姓丹师,莫说追上周德通的水平,冲击副掌院之位,反而有几个天地炼流派丹师即将追上他。

将来的副掌院之争,有好戏看了。

李山并未特别交待他与程白虎谈和之事,如今打压仙华洞府是薛琼怡自己的意思,与李山无关。

...........

“大山,你刚才好幼稚,跟个小孩子似的,竟然与小文比身高,姐姐鄙视你!”

飞在空中,暴龙姐姐嘲笑道。

“什么叫跟小孩子似的?”

李山抬抬眼皮,解释道:“我这叫童心,赤子之心,姐姐你懂吗?跟幼稚是两码事!”

“行行行,童心....”

暴龙姐姐姐姐语气敷衍,打趣道:“我们家大山还年轻着呢,按照化神万载的年龄来算,你现在还是一个未成年人,姐姐都懂,嘻嘻....”

揶揄了几句,暴龙姐姐低声道:“你在学云天童子?”

李山没想到暴龙姐姐如此敏锐,愣了一下,微微点头。

“确实是在学他,金仙人物道心长恒,活活泼泼,弟弟却做不到如此,担心把自己修成石头。”

“故而学着云天前辈,陪小文嬉戏一下。”

修炼者随着修为提升,存活的时间增加,感情会愈发淡漠。

或者说人情浅,道情深。

父母离去之后,李山再没回过仙城一次,固然是因为他跟仙城的李家人感情并不深,但他回想起李家人,内心却毫无波动,有些担忧。

“道心啊....倒也不一定非要有情或是无情,符合自己的心性即可。”

道心之谈暴龙姐姐亦不敢轻下断言,随口提了几句。

格物院,金巧峰。

肖寇把李山迎入客厅,上了灵茶,安逸的抠起脚来。

“呼!”

轻轻吔了一口茶,李山道:“宋师叔‘指点’师兄百年,想来师兄大有所获吧?”

比之百多年前,肖寇身上的气质沉稳了几分,气息中灵动与稳重并存,修为并没有大的进展,想来是心性方面长进不少。

肖寇未回答李山,只是盘坐在椅子上,面容舒适的抠着脚。

屋子里一人喝茶,一人抠脚,极为安静,只间或有李山的喝茶声传来。

良久,肖寇长叹了一声舒服,穿上鞋袜。

“李山师弟,为兄修为圆满,待在宗内的时间估计不多了。”

“嗯?”

李山凝眉道:“看来宋师叔百多年的指点,让师兄迈过了这道坎。”

“师兄不是还有不少格物事项未完成吗?准备何时引天雷?”

肖寇给自己换了杯热茶,微微点头道:“师尊已经带着我把所有格物事项都完成了,待十年后无思宗之事了结,为兄就引天雷。”

“无思宗之事?”

李山抬起头,忽然想起当年在北方镇妖关,夏侯英的三百五十一年之言。

“不错,无思宗之事!”

肖寇端起茶杯吔了一口,呵呵笑道:“师弟,你曾去过无思镇妖关,对那里印象如何?”

李山笑道:“斗战之风颇浓,上至阳神,下至淬体,皆是法宝不离身,战意昂扬。”

他在北方镇妖关呆了三十九年,见到的修士九成九都是剑修,而阳神之下的修士尽皆把本命飞剑置于身侧,性情好斗。

肖寇点点头:“不错,整个北地方圆亿万万里的修仙门派几乎全都是剑修门派,剑修战力无双,斗法之能冠绝一界,但师弟可知,其也有弱点?”

“弱点?”

李山念头几动,恍然道:“师兄说的是剑修只专注于斗战修行,各种炼丹布阵的技艺不若我文举宗吧?”

北地镇妖关的剑修尽皆斗战无双,可除了斗战,其余跟文举宗就没法比了。

阵法方面,夏侯英身为阳神长老,面对被文举宗修士打的溃败连连的四阳灭仙阵,无可奈何,只会硬莽,可见其阵道修为不咋滴。

丹药方面,在北方镇妖关换取丹药所需的功勋点,与文举宗内的功劳略微一换算相差无几,据李山所知,文举镇妖关的丹药的价格只有宗内的十一之数,只为方便战事,无思宗应该不会故意行事小气,多半是囊中羞涩,丹药产出不行,可见北方的丹道亦不算兴盛。

“呵!”

肖寇嗤笑一声,冷声道:“师弟说的太客气了,无思宗的修仙杂艺何止是不若我文举宗,无思宗内,压根就没有修仙杂艺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李山听着有些莫名,什么叫没有修仙杂艺?

修仙者除了自身的修为境界之外,炼丹,布阵,禁制,炼宝之类的法门,总要涉猎一二的,有个一技傍身。

无思宗在这方面的的水平纵然不如文举宗,却也不至于说完全没有。

“师兄,无思宗修士丹药布阵的水平不谈,炼宝的水平却绝对不差!”

在北方镇妖关,林墨细如长针的细雨剑,夏侯英的丈长大宝剑,皆是同境界的上等法宝,给李山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肖寇撇撇嘴:“师弟还记得刚入内门路过的剑峰洗剑湖吗?”

“无思宗内也有一方洗剑湖,方圆几万里,内里剑气纵横,锋芒逼人,其核心更是非仙人不得入,可以想象其内里剑芒凌冽。”

“无思宗弟子淬体功成之后,带着一把灵金打造的飞剑入内,待飞剑沾染剑道气息就退出来,而后,一直持拿此粗陋法器斗战成长,一生修一剑。”

“那飞剑也不是无思宗打造的,根本算不得炼宝技艺!”

顿了一下,肖寇继续说道:“我文举宗四院三阁,各俱职能,而无思宗内,什么都没有,只有大大小小山峰地域按照剑道不同简单区分一下。”

李山听完肖寇的描述顿时呆愣住。

无思宗这个与文举宗齐名的修仙大派,原来是无组织的。

这...有些不合理,无思宗的数十万修士总要定下规章制度,有执法之人,修仙者再逍遥飘渺,作为一个门派,基本的规矩依旧是要有的。

肖寇看李山疑惑的神情,笑道:“看来师弟在北方镇妖关呆了数十年,只注重杀妖,却并未留意无思宗的详情。”

“无思宗门内除了宗主坐镇宗门,部分留守维持宗门运转的修士,以及刚入门的弟子,其余尽皆待在镇妖关,一切规矩,按照镇妖关的规矩来办!”

“懂了!”

李山瞬间明了无思宗的具体结构。

整个宗门没有后勤部门,只有斗战这一项,说是修仙门派,不如说是斗战军队。

“这么说来,北方镇妖关的各种丹药灵舟,皆是跟我文举宗换的吧?”李山想起在镇妖关诸多与文举宗相同的丹药,猜测道。

“换个屁!”

肖寇爆了个粗口,怒道:“北方镇妖关的丹药灵舟阵盘物资,皆是我文举宗....供给的!”

“每隔千年,无思宗会派人带着各种灵金灵材来我无思宗,换取百倍价值的丹药法宝资源!”

“一块百斤重的灵金,换我文举宗百把飞剑!”

“一株云气芝,换我文举宗百颗一炁丹!”

“一座被打成废料的斗战灵舟,换我文举宗一艘完整的斗战灵舟!”

“如此这般,说是换,不如说是抢!”

“师弟,你说这合理吗?”

肖寇越说越气,起身在客厅内来回踱步,满脸怒容。

“真不知我文举宗的先辈怎么想的,怎么会与无思宗定下如此约定?

“简直荒谬!”

“论底蕴,我文举宗中祖师是文举界第一位金仙大能,泽被一界,我宗创立三万多纪,而无思宗的金仙老祖只是后辈,创宗更是只有一万纪多点!”

“论实力,我宗把东方大地守的固若金汤,妖族秋毫无犯!而无思宗若无我宗后勤支援,必然会在斗战中慢慢消亡!”

“他无思宗,凭什么欺负到我文举宗头上?!”

听着肖寇冷声斥责,李山听得一头雾水,不明白具体是何等状况。

无思宗的出现与妖族的出现时间接近,大约是妖族兴起的同时,无思宗在北方崛起。

当时经过一纪左右的混乱,文举界形成了妖族占据西、南,无思在北,文举在东,二宗共抗妖族的形势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