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他太老了。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36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“嗡!见过程仙人!”

道宫门口两侧,立着两个丈高的黑色傀儡,全身由金属制成,身体四肢棱角分明,脑袋亦是四四方方的,两颗形如烛火的眼睛挂在脸上。

金属傀儡见到程白虎,如人一般躬身行礼,口中发出略显生硬的声音。

仙华洞府的妖奴被杨信消耗殆尽,如今看守道宫的是程白虎从格物院换取的力士傀儡,无有灵智,所有行动皆是与道宫阵法勾连提前设定好的,人来送往,端茶递水倒也不差。

傀儡的外貌虽然不如妖奴赏心悦目,但程白虎看的很顺眼。

呼!

入了道宫,程白虎径直走向库房,仔细检查一遍物资,再拿出账本对比近几百年的仙府进出事项。

“为了保住仙府的基业,不负成玉师兄所托,李山的问题,必须解决...”

程白虎合上账本微微叹息,暗自下定了决心。

............

宗主峰,道宫。

宝座上,卫悦如抱着酒坛豪迈狂饮,脚下踩着孟梁的肥硕肚皮,形态肆意。

孟梁神情无奈,对于卫悦如,这个苦守多年的小师妹,他半点脾气都无。

“师妹,少喝些,为兄的酒不多了....”

卫悦如根本不懂美酒之妙,喝酒只是发泄不满,孟梁不由有些心疼美酒白白浪费。

“不多了?”

啪!

卫悦如轻轻踩了孟梁的肚皮一脚,嗤笑道:“师妹曾听闻,我文举宗数百年前糟了贼人,库存的亿万万方灵泉灵液被窃取一空,仅有丹院培育药原的部分灵泉残留。”

“而数百年前,正是师兄酿成此酒的时候,你说巧不巧?”

“不知师兄的这坛酒,其中分量几何?”

卫悦如表情似笑非笑,一边狂饮酒水,一边轻踩孟梁的大肚皮。

“这个....贼人之事尚在调查,为兄的酒坛中,灵酒区区亿方,于此事并无关系....”

孟梁眼神飘忽,言语含糊,堪称不打自招的典范。

“呵呵!”

卫悦如冷笑一声,对于孟梁拙劣的狡辩之词不屑一顾。

孟梁自知理亏,阖上双眸,不再看卫悦如“糟蹋”美酒。

半响,卫悦如把酒坛随手一扔,孟梁眼疾手快一把接住,微一掂量,心疼不已。

“师兄,前次你让我传话李山,事情了结后来宗主峰,言语之间似乎认定李山定然能破解难题,创法成功!”

“如今李山果然功成,师兄,可否告知师妹,你之前为何如此笃定?”

卫悦如抬起脚把孟梁拉上宝座,扑入孟梁怀中好奇问道。

孟梁收起酒坛,低首看向卫悦如明媚的面庞,微微晃神,不自然的扭开脖子。

“为兄对李山极为了解,此子不动则已,一动必有所图,绝不会做出闲着没事宣战,只为影响对手心态的事情!”

“他既然敢放出豪言破解小雷云阵,就必定会有所斩获,此乃堂堂正正的阳谋!”

“即使有部分小心思,也是正奇相辅,主要还是以大势压人,其余之事尽皆细枝末节!”

孟梁接触李山极早,李山刚踏上仙途就赐下诸般缘法,了解颇多,心中自有一番衡量。

卫悦如微微一愣:“仅仅如此?”

“仅仅如此!”

“师兄竟对李山如此看好....”

卫悦如没想到孟梁如此相信李山,仅凭往日印象就笃定其必有的放矢,定然功成。

“这小家伙,肯定有秘密.....”

“呵呵,师妹,谁还没有个秘密,切莫胡乱刺探,伤了弟子之心。”孟梁怕卫悦如好奇心发作,嘱咐了一句。

“废话,贫道岂会如此鼠目寸光?”

卫悦如眸光一闪,一把推倒孟梁,狂踩了数十脚,孟梁连连告饶。

“懒得理你!”

二人闲扯了一会,卫悦如再次逼问孟梁何时娶她过门,未等孟梁开口,直接闪身离去。

“哎,且再等等.....”

卫悦如走后,孟梁缓缓起身,拂去道袍上的脚印,轻叹了口气。

“时间,就快要到了....”

微微思索了一阵,孟梁转头看向西方,喃喃道:“这小子怎么没来找我?”

“嗯?不在宗内?”

“....原来.....”

扫了一眼下方,孟梁躺回宝座,呼呼大睡起来。

...........

仙壹城,李家酒楼,后院。

白发苍苍的李成坐在椅子上,沐浴阳光,双眼闭合,王琪坐在旁边缝着一件红色衣裳,还要一位老妇人在陪王琪说话。

踏踏!

李山步入后院,轻声道:“爹,娘,我回来了!”

“大山!”

“大哥!”

王琪与老妇人见到李山,皆是显露喜色迎了上来,李成毫无反应,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“娘,弟妹!”

李山抓住王琪的双手,又冲旁边老妇人点点头,老妇人正是李进的妻子白萱,如今也是三百多岁的人了,老态毕现。

“大山,今年怎么回来的这般早?”

李山看着王琪面上添了许多皱纹,白了小半的头发,心中发堵。

轻轻拍了拍王琪的手,李山轻笑道:“娘,儿子想家了!”

说着运转法力,给王琪的肉身滋养了一番。

到底是四百多岁的人了,王琪的容貌还在中年,但神弱了,一番调养,仅是精神微微一振。

“大山,这次回家准备待多久?”

“宗内无事,估计会多待几年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王琪拉着李山问询其在仙宗的生活,各种琐事,李山也与王琪白萱聊些家常。

“大山,你看看你爹,死老头子现在也不乱跑了,成天在家晒太阳!”

三人说话良久,李成仍在安睡,丝毫没有被惊醒,

李山走上前握住老爹的手掌,法力小心涌入,缓缓滋养其衰败肉身。

如今李成年近五百,年老体衰,精力不济。

过了一会,老态龙钟的李成睁开眼睛。

“爹,我回来了。”

“你是....大山?”

看了看身前的李山,李成状似不太相信,揉了揉眼睛,方才确定眼前人正是自己的大儿子。

啪!

李成猛地起身抓住李山的衣领,伸手拍向李山的脑袋。

奈何实在无力,只拍到了李山的肩头,反而一下没站稳,险些跌倒。

李山连忙扶住老爹,搀回椅子上。

把头伸到李成面前,任由他胡乱拍打。

“大山,你怎么才回来!”

“非等老子死了,你才舍得回来?”

老爹一边拍打,一边念叨,他早年练就的深厚内力早已消散殆尽,加之年老体衰,说是拍脑袋,不如说是轻轻抚摸。

胡乱拍摸了一阵,李成的力气耗尽,手掌轻轻搭在李山的脑袋上,露出笑颜。

“不过,回来就好,你若不提前回来,我怕撑不到那个时候了.....”

李成对自己的状况极为清楚,老了,随时可能一睡不起,故而对于前次李山离家回宗,心中有些怨气。

其实,他对李山的爱一点都不比王琪少,只是父爱从不外显,表现不如王琪。

李山轻声道:“爹你说什么胡话呢,有儿子在,你想死都难!”

“依我看,您至少还能活两年!”

李山微微一怔,笑骂道:“臭小子,你敢咒老子只能活两年?”

“嘿嘿,爹,这不给跟你吃个定心丸吗?”

父子二人耍了会嘴皮子,李成昏昏睡去。

他太老了。

抓着李成的手,李山法力再次涌入,仔细调理了一番,方才松手。

老爹大限将至,他,无能为力。

白萱把李欣瑜一家喊进后院,又把看柜台的李进、小儿子李正喊了回来,李家团圆了一番。

至于白萱的父母白大叔夫妇,早就走了。

李山此番回家一直没离开,每日陪父母说说话,看看柜台,扶着老爹寻友踏青,作为一个儿子,在父母最后的时光,他要一直陪着。

........

倏忽之间,两年岁月过去。

老爹李成的大限,到了。

后院卧室,李成半躺在床上,屋内站着李欣瑜一家、李进夫妇、李正夫妇带着儿子,还有李山扶着王琪。

屋内无人说话,气氛肃穆。

李成环顾左右,眼中光芒暗淡,已是弥留之际,法力调养能让他走的舒服一些,也仅仅如此。

“咳,孩子他娘,你过来。”

咳嗽一下,李成唤了一声,王琪缓步走到床边。

“小琪,我李成这辈子,最对不起的就是你,当初你为了我背井离乡,远嫁到仙城,错失仙缘,还为我生下两个孩子,我却..一门心思想把儿子送去仙宗。”

“大山离家的时候,你有多难受我都知道,但...我....”

“孩子他娘,你....还怪我吗?”

李成抓着王琪的手,眼神期盼,语气哀求。

王琪别过脸,捂着嘴巴,眼角泪光闪烁。

“死老头子,我早就不怪你了,为你生下两个儿子,我不后悔。”

李成眉开眼笑,宛如小孩子般叫嚷道:“我就知道!我就知道你不怪我!我就知道...”

二人说了几句话,李成把李进夫妇喊到身边。

“小进,以前我最担心的就是你,从小你就不如你哥,喜欢玩耍,性子倔强,好在你哥比我心狠,把你掰了回来。”

李进也有三百岁了,有些老态,闻言点头道:“爹,都过去了。”

“以后酒楼就交给你了,有事多问问你哥。”

“是!”

随后,李成把李正夫妇喊近,嘱咐了几句,又摸了摸重孙子的头。

“大山,你过来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